• <td id="su0ss"><kbd id="su0ss"></kbd></td>
    <xmp id="su0ss">
  • <td id="su0ss"><option id="su0ss"></option></td>
  • <table id="su0ss"></table>

    限量版鞋子被炒火,限量版美妝產品會成為下一個嗎?【電商化妝品專題新聞】

    欄目:電商化妝品專題新聞 發布時間:2019-10-09 作者: 半大叔和倉倉妹 來源: 來源網絡 瀏覽量: 707
    美妝品牌正在借鑒服裝潮牌,包括限量版產品和店內體驗,旨在吸引年輕消費者購買。

    限量版鞋子被炒火,限量版美妝產品會成為下一個嗎?

    美妝品牌正在借鑒服裝潮牌,包括限量版產品和店內體驗,旨在吸引年輕消費者購買。

    近期,各地都卷起了一股"炒鞋"的熱潮,被炒的鞋子一般是限量款球鞋后,并購買后不是自己穿,而是轉賣賺差價。

    炒鞋究竟有多火?據報道,深圳萬象天地AJ旗艦店開業第一天,幾百人冒雨排隊,搖號搶限量款。

    這一幕同樣也發生在國外,不同的是,國外排長隊購買的是美妝品牌Glossier。

    美妝品牌涉足潮牌吸引年輕消費者

    今年夏天,一位美妝行業的業內人士發展了一個新愛好:在Glossier店外拍攝看似永久的隊伍。一周又一周,她記錄下人們耐心地等待著,無論晴雨,他們排隊購買乳霜潔面。“大雨過后,排隊的人還在老佛爺大街排著隊。”一份群組聊天帖子寫道。

    在美妝界,外面的這一幕可能會讓人驚訝,但事實上,在潮牌Off-White、Supreme、Heron Preston和其他街頭潮牌的粉絲們不會對最新一季即將推出的系列視而不見。

    隨著運動鞋、連帽衫和印有標識的t恤成為主流,街頭潮牌頻繁限量發行的策略也開始流行起來,就連巴寶莉(Burberry)和巴黎世家(Balenciaga)等傳統奢侈品牌也加入了這一潮流。

    MAC化妝品是最早涉足街頭潮牌的公司之一。2005年,MAC 化妝品與A Bathing Ape合作推出了一套化妝品套裝,其中包括迷彩袋、潤唇膏和面部吸油紙。潤唇膏和面部吸油紙可以單獨購買。

    去年,意大利街頭潮牌及奢侈品品牌Off-White和香氛品牌Byredo推出了香水與美發香精的合作產品“ Elevator Music”,當時Virgil Abloh將其描述為“對我們可以發揮創造力空間的難以描述的描述”。

    但總體而言,各大美妝品牌從街頭潮牌中尋找靈感的步伐較慢。

    由于Huda Beauty或Pat McGrath Labs放棄了一個新的眼影盤,絲芙蘭外面已經有多少條生產線了? Fenty Beauty仍然是專業零售商的最大吸引者,同時也是巨大的銷售推動力,但它尚未吸引街頭潮牌消費者的注意。

    不管是因為產品銷售范圍太廣還是發布頻率太高,有一件事可以肯定:Glossier是少數幾個接近破解密碼的美妝品牌之一,它在門外排隊購買的人群呼應了幾個街區之外Supreme服裝品牌商店外的人群。

    服裝和配飾品牌Sport & Rich的創始人艾米麗?奧伯格(Emily Oberg)表示:“他們(Glossier)也有同樣的宣傳攻勢。”

    越來越多的美妝品牌開始意識到潮牌的購買力,將與知名街頭潮牌合作視為吸引年輕消費者的關鍵。

    限量發行的美妝產品

    此外,限量發行和合作正在改變消費者對美妝品牌的看法。比如,售價為145美元(約合1032人民幣)的五件套Kith Women XEstéeLauder護膚套裝在銷售一空后就再也沒有補充庫存。相比之下,當Kylie化妝品或KKW美妝產品銷售一空時,品牌們生產更多產品并盡快進貨。雅詩蘭黛的De La Faverie表示:“這是美妝產品成為收藏品的稀缺性因素。”

    事實上,越來越多的彩妝品牌推出限量套裝。幾乎主流彩妝品牌在每個新年、每個季節都會推出限定、限量產品,有時是在包裝上做文章,有時則是推出限量彩妝色號。像TomFord、YSL、Nars 口紅套裝是很多女生的“夢想”。美妝產品被“收集”起來,作為品味和地位的標志,而不是作為一種消費必需品。

    此外,排他性也是這些限量套裝如此受歡迎的原因之一。如紋身師同名彩妝品牌 Kat Von D 推出的不脫妝口紅套裝里,包括了2款沒辦法單獨買到的顏色。

    Youtube 博主 Kitty Kat,購買了Kat Von D 的修容套裝,她是 Kat Von D 的忠實粉絲,里面大部分產品都有,買它的原因是里面有藝術家簽名的照片。人們買限量款產品,也是在買一種“這個世界上只有 5000 個人有,我是這五千分之一”的感覺。

    事實上,在中國,也有不少品牌推出了限量款產品。如“故宮博物院文化創意館”推出的口紅,當時推出時在“故宮博物院文化創意館”小程序和潤百顏官方旗艦店限量購買。根據阿里方面提供的數據,這系列口紅一晚上的預定數已經超過一千支,其中最火的“郎窯紅”色號預定數超過600支。

    卡婷也曾在2018年美博會推出限量款長相思系列,一經推出便得到了參展商們的高度認可和好評。

    此外,還有瑪麗黛佳,瑪麗黛佳曾與國家寶藏聯名推出國風唇釉,零點限量發售每款僅限10000支,迅速售空。

    由于是限量產品,過了村就沒這個店,所以往往會形成搶購風潮,甚至是溢價。

    不過,業內人士表示:國內也有不少傳統品牌的限量款產品是在“自嗨”。

    在接受記者的采訪時,業內專業彩妝師卡卡就表示:“與此對比的是一些線下傳統品牌,他們推出的限量版彩妝就沒有那么容易被市場接受,他們必須要借知名度非常高的主題,而且是真正的能夠達到某些水準的作品,才有可能被消費者認可。現在的消費者這么挑,隨便套一個所謂的限量版消費者不一定接受。”

    在他看來,國內的許多品牌沒有真正的去了解消費者。他說:“比如美寶蓮麻將限量版美妝系列,在國內反響就不錯,這就證明他們其實真的是深入到消費者人群當中去。所以這種限量,還是要為消費者考慮,真的跟老百姓的生活有非常緊密的聯系。但是國內的某些所謂的限量版都出一些高大虛無縹緲的,大家都不懂的什么東西,所以國內很多品牌還是真的沒有去了解消費者,這個是完全兩個不同的心態。”

    限量款產品代表一種生活方式

    盡管不少人喜歡限量款品牌產品,不過也有人持不同意見,他們認為其實品牌更多時候代表的是一種生活方式。

    在國外,生活方式和文化記者Mary H.K. Choi就認為不會有一個類似街頭潮牌的美妝品牌,部分原因是化妝品會過期,這限制了它們的轉售價值,這與復古耐克和稀有的Supreme潮牌商品在網上可以賣到數千美元不同。

    她指出了Glossier的創始人Emily Weiss,她在生產線推出之前向KOL人們推廣了包括服裝在內的一系列產品。甚至在Weiss知道自己真正賣出什么商品之前,就已經在消費者的腦海中植入了Glossier是一個生活品牌的想法。

    Sleuth品牌咨詢公司創始人Shireen Jiwan說:“最令人著迷的是內容創造,一個美妝品牌的體驗。”

    她指出,每個人都在表現自我,迅速將自己的公司定位為“生活方式品牌”,這與一個人只能在一個類別中玩耍的方式背道而馳。“邊界正在降低,您屬于哪一類?不再重要了。”Shireen Jiwan說。

    她補充道:“這是你生活方式的信號,這是一種新的熱門模式,因為這是一個與名人相關的透明新時代。”

    由此看來,國內外品牌的限量款產品都需要了解消費者,深入消費者生活從而吸引消費者。

    ★上海:化妝品加工|面膜加工|化妝品OEM代加工|面膜OEM代加工|上海化妝品工廠|上海化妝品生產廠家|上海面膜生產廠家|貼牌代工|新品開發|仿樣定制|來料灌裝|一站式服務廠商|www.oemshanghai.com| 

    ? 版權聲明:本文、圖均來源于網絡,公益分享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。特別聲明:關于標題詞匯,因搜索引擎功能的特性,故為方便客戶的搜索習慣,相關詞匯僅用于搜索功能,不涉及廣告宣傳和功效描述!如果有不符合法規的地方,敬請提示我方整改,謝謝您的支持!



    步兵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